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开心书屋 >> 寡人无疾 >> 完结?开始?(正文完结)

完结?开始?(正文完结)

一起慢慢变老,意味着瑶姬会变成一个凡人,就如他和大臣、百姓们所说的那样,成为凡人的她,会经历生老病死,最终化为尘埃。

瑶姬变成了凡人,他便可以拥有子嗣,他的血脉可以一直存续下去,直至代国结束。

瑶姬和他的孩子会继承一切,成就伟业,他和她的名字将在史书上浓墨重彩,每一个皇帝都无法抵御这样的诱惑。

但刘凌一想到“死”,心脏就不可避免的颤抖了一下。

他在历史上,恐怕不是什么长命的皇帝,如果他早死了,留下了孤零零一人的瑶姬,她会不会恨他?

如果她变为凡人,开始经历凡人的各种病痛,或也有无可救治之症,他是否能接受这般的结果?

那时候的他会不会后悔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让她留在这个对她来说落后的地方,承受着她不该承受的痛苦?

只要想一想,他就觉得自己无法承受。

他一直想给她最好的,最好的自己,最好的世界,最好的生活,即便是自己,即使是自己,也不能以任何方式伤害她。

所以……

“我选择你不老不死,无忧无惧。如果我先于你而去,我希望你能忘了我,找一个能替代我的人,陪伴你、爱护你,直到你开始觉得这个世界无趣,自己选择变成凡人……”

刘凌看着露出惊讶表情的姚霁,笑了笑:“我希望你是因为对这个世界再无耐性而选择变为凡人,而不是为了取悦我改变自己的意愿,没有一个女人会希望自己变老变丑,不是吗?”

不要取悦我。

因为爱是相互的。

姚霁仿佛从温柔的刘凌眼睛里看到了这样的话语。

她的眼眶渐渐湿热,喉间也哽咽无比,她已经记不得自己回答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像个傻瓜一般不停的点着头,直到刘凌宽厚的大手抚上了她的头顶,将她拥入了怀里。

她害怕,她怎么会不害怕呢?

“同化”这种事,并非一日两日能够完成,在没有被“同化”之前甚至有一段不稳定的时间,即便是刘凌也触碰不到她,那是真正的孤魂野鬼。

同化为这个世界的人,意味着她也会受到伤害,在一个连避孕都是妄想的时代,一旦她选择了成为普通人,她将会成为生育的载体,在这诺大的宫殿之中,无休无尽地生下孩子,成为他们的母亲。

现在的她是幸福,因为那幸福处在“超脱”之上,可一旦拜托了这个“超脱”,已经习惯了在未来生活的自己,要如何适应这个落后的世界?

如果说这是自私,那她承认自己的自私,她很难想象自己死于难产或死于肺结核,也许只是一场小小的感冒,她就会丢掉性命。

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宿命,就是为了让他成为一代英主,然后生一堆的孩子,最终老死病死在宫廷里吗?

不仅仅如此,如果她死了……

姚霁抚摸着自己的导向仪,眼中慢慢爬上阴霾。

她的父亲为了结束这一切而选择了牺牲自己,永生永世不死不灭,成为一抹虚幻的存在,她不想他白白的牺牲。

“你不要内疚,也无需自责,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妻子青春永驻,如果我已经变成一个糟老头子,可我的妻子还是美貌动人,这是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事情。”

刘凌感受着怀中的颤抖,和煦地说着:“你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让你留下来已经是我意外的惊喜,能有子嗣固然更好,没有子嗣也没什么,我刘氏皇族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只要继任的皇帝是个称职的,是不是我的子嗣又有什么关系?”

刘凌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那位一生都被“血脉”的噩梦所禁锢的皇帝,在继承了一个巨大的烂摊子的同时,和自己内心的心魔也抗争一辈子。

直到死,看到了所谓的“真相”,他才算真正的放下,含笑而去。

他早已经得到了百姓的承认,却不肯承认自己,内心的桎梏像是枷锁,也让他们兄弟三人深深警醒。

“我总归是希望你好的。”

他喃喃地说着。

“我希望你永远都快乐无忧……”

***

十年后。

代国有仙人,仙人是皇后,这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

代国帝后共治的局面,甚至促进了代国很多女子也积极识字读书,成为有见识的女性。

因为“神仙”的存在,整整十年间,无数外国番邦前来朝贡,国内百姓提起皇帝和皇后也多是与有荣焉,所谓上下一心,人人安乐,绝不是妄言。

就连中原大地,也从那次日食和地动之后再无灾难发生,整整十年间,代国风调雨顺,昔日因战争和天灾荒芜的北方大地,也因为皇帝颁布新政而恢复了生机,甚至比往日更加富饶。

瑶姬是一个对“阶层”没有偏见的女性,所以在她的影响下,代国无论是士农工商皆能各司其职,每一个阶层都有出头之道,社会中最精英的人群不再仅仅集合在“士”这个阶层,无论是手工业、商业甚至文化方面,都得到了蓬勃的发展。

这无疑是代国历史中最美好的十年,也是最兴盛的十年。

每个人都从心底感激上天送来了瑶姬仙女,也感激他们的皇帝刘凌是位仁慈而懂得自省的英主,没有因为“受命于天”而选择穷兵黩武征战四方,只是不停的修正前几朝的错误,积极变革,让所有的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

在帝后的威望一直处于无可动摇的情况下,大臣们工作的效率也前所未有的得到了提高,刘凌原本计划在二十年内完成的改革,仅仅十年的功夫,已经几乎在全国都得到了推行。

代国的人民每天都在感激自己遇到了最美好的时候,祈求这位皇帝陛下能够长长久久地坐在御座之上,像是一个真正的神仙,能够不老不死。

然而刘凌就在他最巅峰的三十六岁时选择了“禅位”,将自己的皇位禅让给了同样正值壮年的兄弟刘祁,而他和瑶姬选择了退居幕后,不再干涉朝堂的政事。

这样的选择并不是出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早在五年前,秦王刘祁就被宣召至临仙,接替已经告老的戴勇成为宰相,这在代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由藩王担任相国,这已经不仅仅是皇帝的信任可以解释的。

据说当年被一起征召入京的还有肃王和肃王妃,但肃王以“身体孱弱恐难长途跋涉”为由婉拒了皇帝的征召,只送去了自己的长子到京中,大概已经做好了将长子作为“质子”表达自己忠心的准备。

这样的举动无疑伤了皇帝的一片心意,而秦王毫不犹豫的点了全部的家人入京,大概又全了皇帝的兄弟之情,所以秦王能够很快就出相入将,也有刘凌告知天下自己并无恶意的意思。

实际上,不光肃王,就连秦王都以为皇帝征召他们带着子嗣入京,是为了给自己挑选“嗣子”的。

皇帝刘凌和皇后成婚了十几年,但瑶姬并没有产下任何子嗣,非但没有产下子嗣,明明被皇帝宣布“天帝怜悯,让瑶姬变为凡人与我为妻”的瑶姬皇后似乎依旧还是仙人之躯,十几年过去了,不但一直保持着当初下凡时的年轻貌美,宫里还流出过许多传闻,都证明这位皇后餐风饮露、能御风而行,绝不是凡人。

很多人都猜测神仙和凡人很难诞生子嗣,即便能够生下孩子,大概也不能留在人间,否则人间活着一个“半仙”,而且还是皇帝,怕是连天道都要阻止。

人神毕竟有别。

但是在皇帝曾发誓“绝无二心”的情况下,刘凌这辈子怕是也不会和其他女人再生下什么子嗣,也没有大臣敢指着瑶姬皇后说她“善妒”,不让皇帝留下子嗣。

所有人都知道大臣们对瑶姬的爱戴更甚过皇帝,当年“斩杀天狗”的事情几乎将瑶姬的声望升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如今才十年过去,所有的当事人都已经成为了朝廷的栋梁,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对于瑶姬几乎是盲从的。

就算有不尊重瑶姬的大臣,也会担心自己一句妄言,会不会就被这位神女提起光剑劈成两半了。

毕竟那是连天狗都能斩杀的神器。

经过十年的国泰民安,百姓们已经不愿意再看到任何动荡,于是从宗室之中选取一位刘姓男孩过继给瑶姬为子,就成了继承正统的最好选择。

肃王有三子一女,长子最为成器,次子体弱,三子年幼,肃王忍痛舍弃了自己的长子送他入京,一半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忠诚”以他为质,一半大概也是希望刘凌能看上自己最成器的孩子。

秦王十年内生了两子三女,长子今年八岁,田王妃成婚后先生了两个女儿,而后才有儿子,长子聪明可爱,是个人人都夸奖的好孩子。

所以当初刘凌召见秦王进京时,秦王有剜心之痛,田王妃几乎是日日以泪洗面,都做好了孩子入宫永不能见的准备。

但刘凌毕竟是刘凌,无论他一开始是怎么想的,最终还是没有夺了谁家的孩子,而是选择了“禅位”,在三十六岁的壮年选择了离开。

皇宫中,几架并不起眼的马车缓缓地离开了宫中,如果有朝中的大臣能够看见马车旁随侍之人,一定会惊得眼睛都脱了出去。

马车夫是九歌中最精锐的几位大司命,护卫是宫中统领燕大将军,伺候的侍女是少司命的素华,其余家人仆从,无一不是昔日宫中跺一跺脚就抖三抖的人物。

为首的马车里,已经卸任皇帝一职的刘凌懒洋洋的躺在姚霁的大腿上,享用着她新剥开的葡萄,显得极为安逸。

“你不后悔吗?离开这个地方?”

姚霁剥了几个没有了耐性,索性选择直接将整个塞进他的嘴里。

刘凌吃了几个葡萄,大概是被她不停塞进来的频率惊到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笑着说道:“有什么后悔的?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如今国泰民安,变法又已经走上正轨,只需要一位守成之君,二哥做的好的。”

“我只担心你的肝胆。”姚霁皱着眉头,“宫中有最好的御医,你现在这么走了,万一有什么……”

“正因为我的身体大不如前,我才不能再继续在那个位置上坐下去。万一‘受命于天’的皇帝突然染上恶疾,甚至奄奄一息,百姓岂不是要担心上天抛弃了他们?现在风光离场,才是最好的。”

刘凌一点都不贪恋宫中的时光,反倒兴致勃勃。

“休要胡说!你现在好好的,就说明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

姚霁给了刘凌一记暴栗。

按照历史,刘凌原本应该在三十六岁的四月崩殂,但如今已经八月了,刘凌一点事情都没有,姚霁也不知道刘凌的死劫是不是已经过去了。

但他的身体也确实不再适合高强度的工作下去。

当年肝吸虫虽然发现的早没有造成可怕的病症,但病根还是留下了,他的肠胃一直不太好,一旦劳累便容易晕眩,胆部也会疼痛不已。

前几年是没法子,朝中正经历改革最关键的时候,刘凌又想手把手扶持自己的兄弟平稳的完成朝政的过渡,几乎没有可以闲下来的时候。

现在好不容易可以休养了,却要离开宫中,以特使的身份去巡视代国各地……

“哎,我在宫中生,在宫中长,这辈子连临仙都没出过,人人都说我使百姓安居乐业,万邦来朝时都恭维我治理的代国是天底下最富饶的地方,可叹我却从未亲眼见过。如今我能够出宫去看看,带上自己最心爱的人,你该为我高兴才是。”

刘凌的声音渐渐低沉:“你陪了我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那年你从胡夏走回来,究竟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如今我终于可以卸下重任,只想陪你再走一遍昔年之路,解开你心中的梦魇。”

她虽然没说,但他知道那一年多的时间对她来说是个噩梦,有时候她步入黑暗的树林里,依旧还会情不自禁地打几个哆嗦,浑然没有众人眼中“意态高远”的样子。

姚霁捏了捏他的耳朵,笑而不语,眼神里却一片爱意。

“再说了,我都已经三十好几了,你还是这般模样,等我四十、五十、六十时你还这般年轻,别人就要说你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可不愿意。”

刘凌假装生气地说:“就算是现在,恐怕出门看到我们的人都说我们是老夫少妻,真是岂有此理,我是三十六,又不是六十三,有什么老的!”

姚霁先是笑了一会儿,可看着刘凌假装生气的脸,心中却不知为何触动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庞。

“你现在已经知道我不老的坏处啦,你可后悔?如果你后悔……”

刘凌反手握住姚霁的手,摇了摇头,坦然地说:“三十六岁没死,我很高兴,能够多陪你一年、一个月、一天,都是好的。面对死亡,我是如此恐惧,我不想让你也感受到这样的恐惧,自私的是我,我只想走在你前面,让你能陪我直到最后一天。”

姚霁眼眶渐红,只能胡乱地点着头。

“是我不好,又提起生死之事。你不一直想‘微服出巡’吗?现在我们也算是能‘先斩后奏’的特使,你该高兴才是。”

刘凌随便起了一个话题转移姚霁的注意力,又吩咐车前的云旗:“云旗,你去问问后面张太妃闷不闷,不闷请她来我们这里,一起说说话。”

云旗得令,身体像是鹞子一般轻盈地落在后面马车的车顶上,倒挂着问着张太妃,张太妃高兴地应了一声,于是整个车队顿时停下,等着张太妃下车去了刘凌和姚霁的马车里。

张太妃年事已高,可她善于保养,多年来无病无痛,身体强健,姚霁接过后宫的宫务之后,她就越发过的安逸,连劳神的事情都没几件。

如今刘凌要离宫去,她自忖日后的后宫一定是田王妃做主,左思右想之下向刘凌请求出宫,刘凌将她视为亲生祖母,在太医们都肯定她的身体经得起长途跋涉后,便带了张太妃一起出宫“游山玩水”。

至于薛太妃,因为十年前在京中的玄女观成立了“女学”,实在是分身无暇,谢绝了刘凌的好意,一心一意在京中教书。

张太妃高高兴兴地爬上刘凌和姚霁的马车,两人微笑着搀过张太妃,拿果盘的拿果盘,替她敲背的敲背,已经是老太太的张太妃大手一挥,让他们不必客气,睁大了眼睛问起姚霁。

“瑶姬啊,你之前跟我说的故事只说了一半,我还等着你说完呢!那马文才到底有没有感动祝英台啊?”

“什么祝英台?”

刘凌好奇地看了看姚霁,他知道她的皇后有时候怕后宫里的老太妃们闲着无聊,经常回去给她们讲讲故事,大多是什么神仙妖怪的故事。

“又是哪里的神仙?”

上次说的那个白蛇精水漫金山的故事,坊间已经刻书成册,堂而皇之地注上了皇后的名字。

后来的狐狸精、什么劈山救母之类的故事,也都成了“神仙传”的一部分。

“不是神仙,是书生!女扮男装去读书的书生!”

张太妃年纪虽大,但年轻时受过挫折,心智一直保持在年轻之时,此时絮絮叨叨着:“我说祝英台就是眼睛坏掉了,那马文才身为太守之子,一表人才,又是文武双全心思明澈,怎么她就看上个闷葫芦梁山伯!”

“咳咳,就因为心思明澈,所以太过通透,让人不喜。”姚霁笑着安抚张太妃:“再说,马文才追求祝英台,原本也是动机不纯……”

在张太妃期盼的眼神下,刘凌好奇的眼神中,姚霁回忆着自己看过的那个故事,不紧不慢地讲述了起来。

“……话说这个马文才原本结交祝英台便是动机不纯。”

姚霁叹了口气:“这一世的马文才,原是死而复生之人。他第一世时在会稽书院里读书,根本和祝英台毫无交集,甚至都不知道祝英台曾女扮男装的事情,后来和祝英台的亲事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是想和那时候大部分男人一样娶一士族贵女,过上寻常的日子。却从没想那祝英台成亲之日撞死在梁山伯的坟墓之上,硬生生让他没有娶妻就先成了鳏夫……”

“于是这件事成了一时的笑柄,加之梁山伯的好友们都知道祝英台曾女扮男装,如今祝英台和梁山伯死后同穴,世间便传闻马家欺男霸女,硬生生拆散了一对眷侣。”

“士族之女情愿与寒门赴死也不愿嫁他,人人皆称马文才只是个无才无德的纨绔子弟,这让刚刚走上仕途的马文才声誉大损,时人爱惜名声,马文才也因此不得重用,他心高气傲,受此委屈,又有逼死人命的名声,郁结于心,就在梁山伯祝英台死后的没几年,也郁郁而终……”

“三人成虎,人言可畏。”

刘凌听到这里,叹了口气。

“这马文才原本是太守之子,出身宦族,即便不入学馆读书,也能蒙荫入仕,当年入了学馆,不过是梁帝想要文治,其父马太守想要投其所想,将儿子送去表示对皇帝的支持而已,谁又想到士庶之分让三位英才都英年早逝,留下这令人嗟叹的结果?”

“马文才郁结于心死后,一股冤魂不愿轮回,魂魄在诸般世界游荡,看见后世戏文里有将自己写的猪狗不如的,有歌颂梁祝二人‘化蝶成仙’百世流芳的,可无论是哪一生哪一世,他马文才都犹如跳梁小丑,绝得不到任何人的尊重,反倒越发让人痛恨同情。”

“他在世间飘飘荡荡,只想要得到一人肯定,可世人欺他、辱他、轻他、恨他,那梁祝早已因百姓的歌颂升仙成神,只有他成为一缕冤魂,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也许是得了哪方神仙怜悯,这马文才突然死而复生,竟回到了自己的幼时。他心中心结不解,又带有前世经历,从小便刻苦学习,文韬武略不弱于人,还未成年之时,便已经在梁国有了‘神童’之名。他努力成就名声,一是前世冤屈太过,名声已成心结,二是他名头太响,便不用入那会稽学馆读书,不用再见梁山伯和祝英台两人。”

“只是他名声太大,其父马太守反倒不敢让他出仕,一直让他忍到十六岁时,梁武帝欲来年从天下州郡学馆之中挑选可用之才入国子监,由皇帝亲自授课,做‘天子门生’,其父为了其前程,将他送入会稽学馆,这便又有了和梁祝二人的交集。”

“他不是该离两人远远的吗?上一世他不知道祝英台是女人,这辈子知道,应该避嫌才是!”

张太妃瞪大了眼睛,听得大气都没出一声。

“非也,他一生悲剧,皆从祝英台新婚之日自尽于梁山伯坟前开始,何况他已经不是不知事的少年,且不说他心中有一腔野心抱负,便是他这陈年老鬼的城府,又岂是这些刚刚进入学馆的年轻士子们能够比的?他想要报复梁山伯和祝英台,实在是再寻常不过了。”

姚霁笑了笑,“但这梁山伯和祝英台,实在是大大的妙人。之前马文才和他们并无太多交集,自然不能了解两人的好,甚至在祝英台殉情之后将两人当做寡廉鲜耻之人,可如今他对两人有了‘注意’,便有了‘交集’,有了‘交集’,便多了‘了解’,这世上的事情大多便是如此,一旦互相了解了,往日那些冤仇心结,便要一一解决。”

马车不急不慢地向着京外驶去,刘凌的马车上多是内力深厚之人,此时无论是马车夫还是侍卫的少司命,人人都屏住呼吸,生怕错过姚霁所说的每一个字。

安静的氛围中,只有马车车轮吱呀吱呀的滚动声,以及姚霁感慨又感伤的叹气声。

刘凌对于“交集”和“了解”最是感悟极深,他想了想,幽幽道:“上天让马文才重活一次,或许是怜他自苦,想要让他明白些什么。如果他明白了,便能从自苦之中解救出来。”

“正是如此。”

姚霁笑了。

“一个故事的结束,未必不是一个故事的开始。”

“这道理我早已明白,你们可能明白?”

喜欢寡人无疾请大家收藏:(www.kaixisw.com)寡人无疾开心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寡人无疾最新章节 - 寡人无疾全文阅读 - 寡人无疾txt下载 - 祈祷君的全部小说 - 寡人无疾 开心书屋

猜你喜欢: 穿书后我成了暴君的爱宠红楼之玉润冰炎与花共眠大唐晋阳公主独霸王妃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穿成权臣的心尖子黑风城战记嚣张狂妃要逆天凤凰于飞逍遥章庶香门第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将军待嫁田园娇宠:夫人猛如虎娇不可攀喜时归大清小事她以貌服人[洪荒]皇后天天想守寡重生之温婉文道医妃:随身带着一书屋摄政王妃超凶的阎帝霸宠:逆天妖妃邪天下嫁偶天成慕南枝
完本推荐: 小甜杏全文阅读仙祸临头[重生]全文阅读美人记全文阅读我有了逃生BOSS的崽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将军待嫁全文阅读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全文阅读天降妹妹三岁半全文阅读铠甲勇士之皇者传奇全文阅读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全文阅读尸婆神全文阅读特种兵之铁血战神全文阅读都市绝品仙尊全文阅读暖阳全文阅读锦绣田园:山里汉的俏织娘全文阅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全文阅读虫族之完美雄子全文阅读我的房分你一半全文阅读萧妃她极好面子!全文阅读旺夫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奥灵猎人龙回都市我,洪荒第一人!无敌神龙养成系统快穿之最渣前女友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藏珠垂钓之神万道剑尊稳住别浪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保护我方族长半仙足球之世界第一等我有一柄打野刀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神相鬼医红楼之群英荟萃日月同辉元卿凌宇文皓红龙皇帝从融合属性开始无敌永不独行的挑战都市最强龙王斗破之开局魂二代战斗就变强影后的嘴开过光慢穿之璀璨人生重生八零:我有空间只想种田今已成神,加入万界聊天群

寡人无疾最新章节手机版 - 寡人无疾全文阅读手机版 - 寡人无疾txt下载手机版 - 祈祷君的全部小说 - 寡人无疾 开心书屋移动版 - 开心书屋手机站